跟莊大哥約好了星期六要去台北找他,而且他說最好能早點到,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討論合夥創業的細節,所以我想說就搭夜班(凌晨四點)的車好了,到台北差不多早上八、九點。

 

我真的不曉得好玩的事情從半夜就開始了,在路上就感覺車子有點不穩定,症狀越來越明顯的時候,我終於開始祈禱:「能不能讓我騎到火車站再說~」

事與願違,車子拋錨在離火車站12公里遠,發也發不動,可能是引擎掛點了,於是我就把它放在別人騎樓下,已經管不了它是否會被拖(偷)走了。

 

於是更好笑的事情來了,我在半路慢跑,特別是在半夜三點半,偶爾從我身邊騎過的機車騎士、飆車族等等,可能都會覺得奇怪:「他為何半夜要在路上奔跑?」,「該不會是小偷吧?」….之類的。

為了趕上凌晨四點的車,我不得不跑+快步走,而且我還得應付半路隨機攔人的三七仔(不懂的請Google或來電詢問),還好不是太黏人,可能看我太寒酸了吧,哈哈。

到國光客運站的時候,真的像是剛洗澡過的狀態,重點是我睡意全消,原本想在車上補眠的念頭可能不是那麼容易達成。

等車的時候,有個阿姨走了過來,我原本是自然反應地做了一個婉拒推銷的手勢,結果我低頭看了看她手上賣的東西是什麼,是玉蘭花。

 

這麼晚了,還在外面賣玉蘭花,於是我拿了50元跟她買了兩個,有些人會認為,一朵玉蘭花根本不用花那些錢,但我想的是,50元如果可以讓阿姨吃飽一餐,那就是值得了。

上了車之後,根本就沒睡意,精神超好,想說我白天肯定精神不濟。

其實半夜的高雄,也是有一些特別的景象,尤其是警察追飆車族,似乎跟外國電影的警察圍捕飆車族不太一樣,台灣警察的作法好像只能在後面乖乖的追,而且還要擔心會不會撞到前面的飆車騎士呢XD

開玩笑的,半夜執勤的警察先生都很辛苦,飆車的人該給他加倍懲罰才對。

 

待續

創作者介紹

口袋裡的繽紛

熊太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